<pre id="tg57h"><del id="tg57h"></del></pre>
  • <p id="tg57h"></p>
    <track id="tg57h"><ruby id="tg57h"><menu id="tg57h"></menu></ruby></track><pre id="tg57h"><strong id="tg57h"></strong></pre>
  • <table id="tg57h"><ruby id="tg57h"></ruby></table>
  • 首頁 > 財經新聞 > 正文

    央行旗下媒體:下一步應擴大人民幣匯率浮動區間

    日期:2017-07-12 08:16:13   來源:   點擊:
      自2005年匯改之后,我國建立了以市場供求為基礎 、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赝^去5年,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不斷完善,市場供求和參考一籃子貨幣在匯率形成中的作用不斷強化,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彈性進一步加大。

      “尤其是2015年以來,經過兩年的匯率機制改革和運行,市場從匯率價格的純粹接受者到目前的參與者,這是質的進步。”民生證券分析人士對記者表示。

      “收盤匯率+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機制運轉順利

      2014年3月17日,中國人民銀行在充分考慮經濟主體適應能力的基礎上,把銀行間即期外匯市場人民幣對美元交易價浮動幅度由1%擴大至2%,銀行柜臺匯率報價區間由2%擴大至3%。這是自2012年由0.5%擴大至1%之后,人民幣匯率浮動區間再次擴大。人民幣波幅擴大增加了資金套利的難度,會導致部分套利需求的減退。此外,擴大人民幣匯率浮動幅度有利于增強人民幣匯率浮動彈性,不斷優化資金配置效率,進一步增強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

      2015年8月11日,中國人民銀行宣布完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機制,強調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要參考上日收盤匯率,以反映市場供求變化。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此次改革邁出了人民幣匯率改革10年以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易綱表示,此次改革的主要目的是使中間價報價機制更加市場化,要“相信市場、尊重市場、敬畏市場、順應市場”。

      2015年12月11日,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發布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引導市場將觀察人民幣匯率的視角由雙邊匯率轉變為有效匯率,強調要加大參考一籃子貨幣的力度,以更好地保持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基本穩定。

      基于上述原則,2016年2月,人民銀行明確 “收盤匯率+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這一機制較好兼顧了市場供求指向、保持對一籃子貨幣基本穩定和穩定市場預期三者之間的關系,提高了匯率政策的規則性、透明度和市場化水平。

      2016:對一籃子貨幣保持穩定 對美元階段性貶值

      2016年2月以來,“收盤匯率+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有序運行,中間價更加反映外匯市場供求和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情況,中間價與市場匯率之間的偏離得到校正,中間價的基準作用明顯增強。

      2016年年中,在英國脫歐、全球主要貨幣大幅震蕩的背景下,人民幣匯率表現出平穩走勢。去年10月份以后,由于美元指數(95.6387-0.1197-0.13%)維持高位,人民幣對美元承受了較長時間的貶值壓力,接連突破6.6、6.7、6.8和6.9關口。2016年全年,人民幣對美元累計貶值6.5%。不過,在全球貨幣體系中,人民幣仍表現出穩定強勢貨幣特征。

      “觀察人民幣匯率要采用一籃子貨幣視角。”易綱強調,在貿易全球化的背景下,參考一籃子貨幣與盯住單一貨幣相比,更能反映一國商品和服務的綜合競爭力,也更能發揮匯率調節進出口、投資及國際收支的作用。

      基于“收盤匯率+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形成機制,2016年,人民幣對美元雙邊匯率彈性進一步增強,雙向浮動的特征更加顯著,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保持了基本穩定。數據顯示,2016年全年,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年化波動率為2.8%,低于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3.6%的年化波動率。

      2017:人民幣對美元趨穩 匯率形成機制進一步微調

      2017年,隨著跨境資金流動趨于平衡,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階段性趨穩,市場預期也更加穩定。截至今年6月末,在岸人民幣較年初時對美元升值超過2.5%。

      與此同時,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也在微調中進一步完善。

      今年初,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貨幣籃子完成首期調整,新增11種貨幣,至24種。從最近5年的數據來看,新貨幣籃子代表的貿易伙伴與我國的年均貿易總額是2.8萬億美元,約占我國同期全部外貿總額的70%,相較于舊指數的56%大幅上升,貨幣籃子的代表性進一步提高。

      此外,自今年2月20日起,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定價機制縮減“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的計算時段,從原來的24小時改為15小時,即從下午16:30開始計算到次日早晨7:30。建設銀行外匯專家韓會師表示,中間價定價規則作出調整,其意義主要有兩點:一是避免重復計算,降低國際外匯市場日盤波動對次日中間價的過度影響;二是可以使次日的中間價更“難猜”,一定程度上降低市場投機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

      今年5月末,央行通知中間價報價銀行修改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的形成機制公式,在原有機制基礎上,新增逆周期調節因子部分。

      新公式下,“中間價=收盤匯率+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逆周期調節因子”。據悉,逆周期因子的模型參數由各報價銀行根據對宏觀經濟和外匯市場形勢的判斷自行設定。

      外匯市場自律機制秘書處表示,這一做法的主要目的是適度對沖市場情緒的順周期波動,緩解外匯市場可能存在的“羊群效應”。逆周期因子根據宏觀經濟等基本面變化動態調整,有利于引導市場在匯率形成中更多關注宏觀經濟等基本面情況,使中間價報價更加充分地反映我國經濟運行等基本面因素,更真實地體現外匯供求和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

      匯改將繼續堅持市場化取向

      近期發布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7)》表示,隨著各項改革的持續深化,我國經濟增長質量和效益的不斷提高,人民幣匯率的基本面因素將進一步被夯實,人民幣匯率在彈性增強的同時,將更加有條件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下一步,中國匯改還有哪些工作要做?就此,專家建議,首先,要進一步減少政府對外匯市場的干預。其次,進一步擴大人民幣匯率的浮動區間。目前人民幣匯率的浮動區間已經從正負3‰擴大到正負2%,以后應該進一步擴大浮動區間。再次,要完善中國的外匯市場,包括增加外匯市場的交易主體、豐富外匯市場的交易工具、增加外匯市場的交易方式、降低外匯市場的交易成本以及擴大外匯市場的交易規模。

      中國人民銀行此前曾就此問題表示,將繼續堅持市場化取向,根據中央的改革部署,進一步完善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更多發揮市場在匯率形成中的決定性作用,增強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彈性,有序完善以市場供求為基礎、雙向浮動、有彈性的匯率運行機制,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發揮匯率自動調節國際收支的作用。

    上一篇:金融峰會將兌現哪些預期:超級央行不會有 大一統資管可期

    下一篇:國家賬本:2013年凈資產352.2萬億 居民部門杠桿率高

    亚洲国产欧美日韩另类_亚洲日本中文字幕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中文字幕nv_日韩免费AV乱码高清专区